内蒙古九台66亿支持华东数控大股东大连金高呼吁重组违约

被海宝停牌四个月的华东数控于8月24日推出重组计划:公司计划向内蒙古九台全体股东发行股份,以每股8.87元的价格收购其在内蒙古九台的100%股份,估计价值66亿元。该公司还计划从不超过10个特定的私人股份投资者那里筹集不超过30亿元人民币的资金。

然而,一天后,华东数控的大股东金高科技突然向他发起挑战,并发表声明称此次重大资产重组存在重大不确定性。已向深交所等部门提交投诉材料,并通过仲裁等法律手段维护其合法权益。

华东数控内部人士对此表示:“我们认为高进的行为不会影响重组的进展。目前,第一次董事会会议后,评估报告的数据需要最终确定,所有不确定的事情都需要落实,等待第二次董事会会议。

在业绩方面,我们今年的目标是主业扭亏。就业绩而言,我们今年的目标是扭转主营业务的亏损。

“高晋的权利保护事实上,大连高晋的突然举动并非没有预兆。

7月16日,大连金高澄清了其持有16.26%股份的大股东身份,并表示华东数控以策划重大事件为由,从2015年4月15日起暂停交易。6月25日,停牌原因改为重大资产重组,停牌仍在继续。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明确可行的重组方案提交董事会审议。华东数控的重大资产重组事项存在重大不确定性。

金高还声称,在华东数控恢复交易后的六个月内,金高计划将其在二级市场的股份增加不少于2亿元。如果华东数控实行私募融资,金高承诺认购此次融资金额的三分之一以上。

那么高进所说的“主要不确定性”到底是什么呢?记者拨通了大连金高科技公司的电话。总机显示号码来自大连机床集团。连接后,对方说:“金高科技是我们上面的公司。他们没有电话。我们最初在这里有一个证券办公室,负责上市,但很长一段时间没有人来。

我对你所说的华东数控略有所知,但细节还不清楚。

“华东数控和金高的起源可以追溯到两年多前:2013年3月1日,华东数控向金高科技增资不超过5000万股,发行价格为6.4元/股,募集资金3.2亿元,全部用于偿还银行贷款。

固定增资后,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是由高管唐世贤、高何铭、庄莉和刘传谨组成的一致行动者。公司的控制权不会改变。非公开发行后,实际控制人持股比例将稀释至23.67%,机构投资者高科技投资比例为17.77%,高科技投资比例为16.26%。

当时,双方还达成了注资协议,这也预示着随后的争议:双方最初同意金高将通过非公开发行或其他方式将其机床制造资产出售给上市公司,预期资产最初锁定在金高科技子公司数控股份的机床制造业务相关资产中。数控股份实现销售收入25.54亿元,净利润2.27亿元,利润丰厚。

华东数控内部人士表示:“从那以后,金高没有提出任何重组计划。上市公司业绩不佳,需要重组。我们最终推出了一项计划,但金高几次拒绝了。我们不知道他们怎么想。

“完成私募后,双方并没有迎来蜜月期。高进在上市公司董事会中有两个席位,即郭宏军和韦杰。与此同时,华东数控自2012年至2013年持续亏损,一直戴着*ST的帽子。

在资金压力下,舒冬和山东高新技术投资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开始大幅减持股份。

重组仍将经历两个阶段。2015年2月14日,舒冬因重大事件暂停交易,但一个月后交易终止。

据知情人士透露,在停牌期间,管理层积极与各方沟通,并尽一切努力推进相关工作。然而,由于所涉及的复杂情况,经过几轮谈判,仍然有一些关键条款没有达成协议。

为了维护公司的整体利益,决定终止这一重大事件。

真相近日浮出水面:华东数控的实际控制人唐世贤等人与上海容止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签订了框架协议,双方同意优先收购动力电池资产或其他优质资产作为待收购资产。唐骏等人向荣荣转让了1500万股,但未能就重组资产的质量、规模和相关协议条款达成一致,从而终止了重大问题的策划。

然而,今年第一季度,随着山东省高新技术投资公司再次减持股份,大连金高成为最大的单一股东,但上市公司没有披露。

业内人士指出:“在高科技投资减少的情况下,高科技投资比高科技投资拥有更多的股份,但实际控制人仍然是四个人,包括唐世贤等。没有发生任何变化,因此没有进行任何披露。

此后,双方上演了罢免董事长的闹剧,进一步加剧了矛盾:5月30日,大连金高提出现任董事长唐世贤不适合继续留任,并推荐现任董事郭宏军继续留任。此时,金高在由9名成员组成的董事会中拥有5票,并获得暂时批准。

“他们说我们没有重组计划,突然提出这样一个临时法案,也不能说谁占了上风。

”前述的人说道。

7月3日,唐世贤暗示郭宏军不适合继续担任主席,并选举庄莉,但高晋只有三票反对。该法案获得通过,原来的实际控制人重新获得了控制权。

“因为杜东辞职,高晋的反对票没有超过赞成票。

”内部人士指出。

在随后的董事会上,高进投票反对重组,并提交北京仲裁委员会仲裁,认为其违反了当年的重组协议。然而,上市公司认为原协议是故意的,并不构成公司与大连高进进行重组的义务,也不存在任何限制公司与其他方策划重组或进行资本运营的排他性协议。

双方的争斗一直持续到重组方案公布:上市公司计划收购内蒙古九台资产的100%股权,估计价值约66亿元人民币,并计划向不超过10家特定投资者募集不超过30亿元人民币的非公开发行股份,募集资金总额不得超过拟收购资产交易价格的100%。

扣除发行费用后,配套募集资金将部分用于九台准格尔60万吨甲醇制烯烃项目,剩余资金用于偿还改制上市公司的银行贷款。

更重要的是,本次交易完成后,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将改为崔厉安国,大连金高将移交其作为最大单一股东的地位。

目前,戈尔丁科技已要求裁定公司在2017年3月3日前不得与任何第三方进行“重大资产重组”。

该公司已提交了一份答辩状和一份仲裁反诉,双方均已被接受。

此外,尚士贤等人与上海容止之间框架协议的解除也在谈判之中。华东数控能否扫清道路还有这两大难题要克服。

上市公司内部人士指出:“当时的承诺实际上是解决同行业的潜在竞争。金高承诺在36个月内注入机床资产。

重组是基于单独的协议,然后是股东大会、董事会等。

你不能说你是为了反对才反对它的,然后你就想出了一个体面的计划,但是没有这样的事情。

至于关于和平与和谐的协议,如何退还具体押金是根据双方之间的协议,估计未来可能会和解。

“与此同时,借壳党内蒙古九台的前景也令人担忧。截至2015年7月31日,内蒙古九台未经审计资产总额近103亿元,负债总额78.7亿元,资产负债率76.45%。

库泰仍对未来利润做出乐观预测:预计2015年、2016年、2017年和2018年实现净利润分别为1.2亿元、5亿元、15.2亿元和18亿元。

“至于煤化工的前景,九台的最终产品是聚乙烯和聚丙烯。中国是一个以煤为主要能源的国家。

九台在地域、成本和技术上有很大优势。在先进技术下,它的原材料如水可以消耗三分之一的量。其他公司使用三通水。他们只能使用一面。我们公司前途光明。

”消息来源终于指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