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新诺在开庭前起诉三元达“闪电”支付空资产

成都报道称,深圳证券交易所的两家上市公司金鑫诺(300252。深圳)和三元达(002417。深圳),正在玩一个类似“警察和强盗追逐”的大游戏,赔偿金额不到700万元。

去年8月,金鑫诺对金鑫诺的子公司三元达海天提起诉讼,谴责对方故意与大股东三元达合作支付空资产,并要求原价回购股份。

诉讼被发现后,三元达决定转让其股权,并打算远离是非。

既然“杀手”就要逃跑,金鑫诺怎么会愿意放弃呢?上个月,该公司提交了另一份诉状,将三元达列为被告。该案现已被Xi中级人民法院受理,定于4月15日开庭审理。谁应该负责还不确定。

金新诺已经追上他了。三元达只是“踩了油门,在星光灿烂的夜晚潜逃了”。4月2日,该公司披露已办理工商变更登记手续,并出售其所持三元大海天股份。

重新定价恶意支付空合资公司的资产三元da被暂停交易,并计划出售其壳。尽管日程很紧,该公司最近还是撤出了Xi,去办理工商变更登记。公告程序已于4月2日完成,并已出售其在海地三元区的股份。

三元达海天曾是三元达的子公司,成立于2011年12月。共有四个股东,即三元达、海天天线(08227)。香港)、金欣诺和任玉文。其中,三元达持有80%的股份,是大股东。

起初,三元达的出资额为6400万元,全部来自超额募集资金。然而,此次股权转让的价格仅为1365.07万元,属于亏损交易。

对此,三元达解释道:“海天在三元达成立以来,业务一直没有达到预期。此次转移将收回部分募集资金,用于补充公司流动性,有利于战略布局的重新优化,提高公司的管理和运营效率。

“财务结果显示,海天达在2011年至2013年期间从未盈利,去年1月至10月期间仍亏损486.9万元。截至评估基准日,公司净资产仅为1706234元。

三元达的声明无可挑剔,但股份转让还有其他事情要隐瞒。原来,这家合资公司正在拖着三元钱打官司。

3月17日,另一家上市公司金鑫诺透露,该公司已向Xi安中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并决定起诉三元达和三元达海天。

金新诺在申诉中指出,2014年5月4日和20日,三元达海天分别召开董事会和股东大会,审议SG128多探头球形近场三维全息电子扫描天线测试实验室的转让事宜。收款人是三元达的子公司Xi安三元达,交易价格为1817万元。

“这个实验室在中国首屈一指,独一无二。其客户包括中国移动和中国电信。

”金新诺董事会秘书李辉4月2日告诉记者。

有鉴于此,金鑫诺对该交易投了反对票,但由于持股比例较低,该决议仍获得通过。

然而,2014年7月,三元达以三倍的价格,即5500万元,将获得实验室所有权的Xi安三元达转让给第三方陕西海通天线。

金欣诺痛斥三元达的行为是恶意购买空三元达海天的优质资产。这笔交易被三元达操纵,由三元达海天执行,目的是为了盈利,弥补三元达的巨额亏损。

实验室在2014年被剥离后,三元大海天的固定资产和净资产分别从年初的1997万元和2175万元“缩水”到311万元和1376万元。它的生产经营日益恶化,濒临破产。

因此,金鑫诺请求法院责令三元田和三元田海天支付侵权损害赔偿6.7153亿元。

情节类似于2010年6月在深交所中小板上市的警匪追逐电影《三元大》。上市后,其业绩逐年下降。据预测,2014年将再损失3.25亿元人民币。

2014年年报于4月29日披露后,该公司的股票将“戴上星星和帽子”。

金鑫诺指控三元达恶意支付空合资公司的资产以弥补其自身损失。它很快就会得出结论。

Xi市中级人民法院现已宣布,此案将于4月15日上午开庭审理。

只有这起诉讼留下了许多谜团。根据起诉书中的陈述,三元达的手持实验室赚了几千万。金鑫诺为什么只要求赔偿671.5万元?这必须从另一场争论开始。

起初,金鑫诺并不是三元大海天的发起人。他们参股的原因来自海地天线,另一家在香港证券交易所上市的公司。

由于无力偿还欠金鑫诺的款项及逾期利息,海天天线于2013年12月同意通过Xi安仲裁委员会的调解,以三元大海天9.5%的股权冲抵债务。债务总额为671.5万元。

由此可见,金鑫诺的诉讼只是要求三元达和三元达海天以原价回购股份。

第二,金鑫诺以三元大案入股海天九个月后,于2014年8月以与本案相同的理由起诉海天。

为什么他们又把三元达列为被告,又提起诉讼?4月2日,接到记者电话后,三元达的一名工作人员透露:“他们败诉了。

因此,一部类似于《警察和强盗追逐》的戏剧被描绘给了外面的世界。

也就在金信诺起诉三元达海天之后,2015年1月,三元达迅速宣布对外转让三元达海天所有股权,计划跳出是非漩涡,接盘方为梁开明。就在金鑫诺以三元大案起诉海天之后,2015年1月,三元大案迅速宣布以三元大案转让海天的全部股份。它计划跳出是非漩涡,接受梁明凯的提议。

熟悉三元达的投资者应该清楚,早年曾在三元达河南办事处、销售二部、北京分公司和网络卓越事业部工作的梁明凯已经离职。

“我们不打算起诉三元达。

李辉透露,“三元达的暂停和重组正在出售炮弹,这也可能意味着该行业没有前景。”。此外,最初的“开国元勋”群体赚钱了,但他们不想这样做,因为他们在创业期间充满激情。

”三元达计划“跑”,金辛诺自然不肯放手,在一审败诉后,他们决定再次起诉,这次将三元达也列为被告。

据李辉介绍,“三元达,依靠自己作为三元达海天的大股东,公然欺负小股东。

我们只想争论,让外界评论。

然而,他没有回应该公司的起诉是否是为了给三元区的重组“增加混乱”。

面对金鑫诺的“纠缠”,三元达不得不加速其离职,该公司在审判前出售了三元达海天的股份。

三元达不想继续斗争,但也留下了“把柄”,给重组增添了一些阴影。

记者注意到三元达没有透露他们已经被金鑫诺起诉。对此,该公司解释道:“此事不符合披露标准。

“去年8月,他们还披露金欣诺以三元大诉海地。他们如何解释这种选择性?至于诉讼是否会导致重组失败,三元达并不确定,“我们当然希望重组成功,但我们不能说重组一定会成功。

”上述工作人员回应道。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