猜猜国内生产总值的底线在哪里?

程凯的国庆节是一个长假,有些人没有时间去度假。繁忙的事情还得做,要发布的消息也要发布。然而,消息的消化估计要等到假期过后才能发酵。

第一个重要消息是9月30日下午4点的通知,以及央行和银监会关于进一步完善住房金融服务工作的通知,“先还清首笔抵押贷款,再计算首笔抵押贷款,最低利率为70%。”

这是“稳定增长”的信号,可能会推高一线城市核心地区的房价。

然而,央行的举措与房价无关。它发布的是不必要的限制。如何刺激房地产市场充其量只是一个借口。

看似刺激,但实际上这只是根据实际情况采取的保守行动。

第二个重要消息是国务院10月2日发布的《关于加强地方政府债务管理的意见》。这是国务院首次出台文件,全面规范地方政府债务管理,建立公开渠道,堵塞暗箱操作,使地方政府能够合法适度举债,坚决防止地方政府违规举债。他们不允许通过企业借款。

这是“强力改革”的信号,也是预防和解决地方债务危机的措施。

国务院首次提出“地方政府应负责偿还所借债务,中央政府应贯彻不救原则”。明确管理地方政府债务,“政府主要负责人应为第一责任人”等。

这项措施对改革是积极的,但对刺激经济却是消极的。

第三个重要消息是,10月5日,央行宣布了2014年第三季度货币政策委员会例会的内容。关于下一个货币政策趋势,中央银行建议继续实施稳定的货币政策,灵活使用各种货币政策工具,保持适当的流动性,实现货币信贷和社会融资规模的合理增长。

“灵活使用各种货币政策工具来保持适当的流动性”这一表述几乎与第二季度的例会一致。

“稳健的货币政策以及货币信贷和社会融资规模的合理增长”没有改变,表明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认为没有必要改变货币政策。

货币政策保持不变,这是一个保守的举措。

一个是货币政策,另一个是债务安排。政策背后是什么?就我个人而言,我觉得这反映了决策者的冷静,对当前经济形势的相对安全的把握,不急于刺激,一步一步来处理。

虽然外界对中国经济感到不安和担忧,但政策安排仍坚持长期以来提出的“底线思维”。只要底线没有被打破,不要惊慌。

底线在哪里?看来我们也可以从官员那里得到更多的暗示。

一位是财政部副部长朱光耀。9月26日节前,财政部网站发布了朱光耀对法国《费加罗报》的采访。他说,中国的劳动力素质和生产力在不断提高,私营部门在发展,储蓄率可能是世界上最高的,中国有一切优势在未来十年保持7%-8%的增长率。

更具体地说,中国已经设定了7.5%的预期目标,实际增长可能更高或更低,这不是一个绝对的目标。“数量不是最重要的,它是提高增长质量。

朱光耀表示,在“十二五”期间(2011-2015年),中国经济增速将保持在7%至8%之间,这是解决劳动力市场每年新增1000万个就业岗位问题的必要条件。

另一位是中央银行调查统计司司长盛松成。盛松城在给caixin.com的专栏中指出,“一些指标的短暂下降是经济运行中的正常现象”,并不影响我国翻一番的总体战略形势。

中国共产党第十八次全国代表大会提出到2020年国内生产总值比2010年翻一番,并达到“从2011年到2020年年均实际增长7.2%的目标”。

由于2011年至2013年的增长率分别为9.3%、7.7%和7.7%,2014年至2020年的国内生产总值仅需要年均6.7%的实际增长率就能实现翻一番的目标。

今年上半年,中国经济增长7.4%,仍在年初设定的增长目标范围内。

“作为财政部和央行的官员,朱光耀和盛松城的分析和判断当然比各市场参与者的分析和判断更为重要,他们各自的国内生产总值目标也相对保守和可实现。

不要盲目相信中国的国内生产总值会直线下降,但不要期望国内生产总值保持高速增长。中速是可以接受和可行的。

让我们看看相对保守的机构如何预测中国的经济趋势。

据路透社报道,亚洲开发银行新任首席经济学家魏尚进10月2日表示,随着中国重新平衡经济以增加内需,中国未来五年的经济增长率预计至少为7%。

亚行预测,中国今年的经济增长将放缓至7.5%,2015年将放缓至7.4%。

中国今年的经济目标约为7.5%。尽管目前数据不佳,但魏尚进表示,根据他的评估,“中国经济增长率在中期降至7%以下的可能性非常低”,他的中期概念是“五年或更长时间”。

也是在10月6日国庆期间,世界银行发布了东亚经济半年度报告,将中国2014年经济增长预期从此前的7.6%下调至7.4%,但仍强调中国政府的改革措施将使经济走上更可持续的发展轨道。

世界银行下调了预测,因为“中国政府出台的一系列措施,包括控制地方政府债务、遏制影子银行、应对产能过剩和控制污染,将导致投资和制造业产出增速下降”。

也就是说,世界银行下调预测也是基于中国政府采取的积极改革措施。

即便如此,世界银行将中国未来两年的经济增长预测从7.5%下调至7.2%和7.1%,这两个数字仍高于7%。


所以我认为,无论官方的底线是什么,将7%的年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设定为中期,即未来五年的增长底线,是合理可行的,也是可以在此基础上继续各项改革措施的速度。

如果这是一个合理的预测,那么我们可以更好地理解和预测相关政策的变化。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