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数超过60%,服务比例仅占20%。21,000家私立医院怎么可能倒闭?

这是一组看似矛盾的数据。

卫健委数据显示,截止到2018年年底,社会办医医疗机构数量达到了45.9万家,占比46%,社会办医院数量达到2.1万家,占比达到了63.5%,超过中国医院总量的半壁江山。

然而,如此庞大的民营医院数量,提供的社会医疗服务比重却仅占20%。

这意味着,社会办医蓬勃发展的同时,也存在着资源浪费、效益低等问题。

在国家鼓励社会办医的大环境下,民营医院如雨后春笋般生长。

但同时,这些先行者们也面临着种种困境与挑战,比如与公立医院的“亲疏有别”,资本逐利产生的信任危机……中国医院协会民营医院分会会长赵淳告诉记者,我国社会办医医疗机构在学科建设、质量安全、人才技术、经营管理、患者体验、品牌信誉等方面整体提升缓慢。

中国的民营医院亟需摸索出一条适合自己的新的道路。

同方大健康产业有限公司常务副总裁陈一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未来公立医院仍然会为社会提供主要的医疗服务产品,而民营医院要把自身定位在高端医疗,形成差异化的优势互补。

不放弃对春天的期待中国的社会办医政策经历了三个阶段的变化。

2000年,国家进行医疗机构分类管理改革,将医疗机构分为非营利性和营利性两类进行管理。

民营医院也由此产生了两类不同性质的医疗机构,民办营利性医疗机构和民办非营利性医疗机构,后者享有免税资格,前者需要缴纳5%以上的营业税。

由于医疗行业的特殊性,需要长期的持续投入,营业税给盈利性民营医院造成了负担,制约了医院的发展。

而后,在2009年,国家取消了营利性医疗机构的营业税,让选择营利性医疗机构的投资者重振了信心。

随后,2010年11月,国务院出台关于进一步鼓励和引导社会资本举办医疗机构的意见,明确支持社会办医,此后,“社会资本”四字逐渐被替换为“社会力量”。

“第一个阶段是国家承认社会资本医疗投资,新建医院;第二个阶段是社会资本进入到被承认的社会力量。

前两个阶段催生了整个医疗产业的20977家民营医院,它们的总资产已经超过了公立医院的总资产,这是一股非常强大的力量。

”陈一说。

第三个阶段则是2019年6月,由国家卫健委牵头,联合国家十部委印发了关于促进社会办医持续健康规范发展的意见,出台了十部委鼓励促进社会力量办医的重磅政策。

作为国内首家精神专科医院上市公司,温州康宁医疗集团的董事长管伟立对记者说,这个政策“又重新让全国的民营医院吃了一小颗定心丸”,是对中国医疗卫生事业、对中国民营医院发展非常好的政策。

“每一次政策出来的时候我就说春天来了。

春天是我们的理想、盼望,我们希望国家有政策让民营医院有一个公平的待遇。

”管伟立说。

管伟立表示,他作为康宁的创始人和管理者,从1993年创业至今,在中国医疗卫生行业当中走过二十几年,经历了国家近三十年所有医疗卫生改革政策的变化,亲身体会了政策鼓励社会力量、鼓励民营医院发展带来的喜悦。

但在这个过程中,也始终伴随着困惑与挑战。

亟待破解的困局民营医院面临的挑战在数据中暴露无遗:在数量激增的同时,民营医院的服务量却很低,仅占20%左右。

究其原因,一是民营医院良莠不齐,造成了骗保、过度医疗等问题,遭遇信任危机;二是由于存在待遇区别,在与公立医院的竞争中处于下风,发展受到制约。

以骗保为例,近年来,医疗保险定点民营医院成为欺诈骗保的重灾区,超量售药、串换药品、虚假售药、虚记多记费用、挂床住院等问题严重。

媒体梳理中国裁判文书网发现,从2014年至2019年5月,民营医院骗取医保基金的案件,已公布裁判文书93例。

这93起判例中,涉案数额最大的是唐山老人医院诈骗案。

河北省迁安市法院审理查明,2011年1月至2014年6月,被告人刘某在经营唐山老人医院期间,指使被告人陈某及其他医院医护人员,利用参保人员的医保信息编造虚假的住院病历,并将虚假住院信息上传至唐山市医疗保险事业局,骗取唐山医疗保险金2005万余元。

被告人刘某、陈某分别被判刑十五年六个月、八年,其非法所得被没收并处罚金。

同时,部分民营医院也在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中被列为重点关注对象。

2019年6月,甘肃临夏市公安局发布通告,公开征集当地临夏协和医院、博爱医院、现代妇科医院、华山医院、新阳光男科医院、同济医院等六家医院违法犯罪线索,并敦促涉案人员投案自首。

目前,公安机关已刑事拘留犯罪嫌疑人25名,案件还在进一步核实中。

通告称,上述六家医院在医疗经营过程中,不同程度存在夸大患者病情、虚增医疗项目、肆意加价收费、篡改医疗数据、超范围或无医疗资质人员从事治疗等非法经营活动和寻衅滋事、敲诈勒索、诈骗、强迫交易等违法犯罪行为。

行业的良莠不齐导致了乱象的频发,民营医院正在遭遇信任危机。

尤其是2016年的“魏则西事件”,对民营医院造成的品牌与口碑的打击几乎是毁灭性的。

“我们的民众没有真正体验到民营医院发展所带来的好处,这是最令人痛心的。

”管伟立说。

另一方面,政策的“亲疏有别”也制约了民营医院的发展。

管伟立表示,近20年以来,我们国家在医疗卫生一次次改革过程中,虽然在大的政策里面会提到鼓励社会力量办医,但是公立医院受到的待遇是让民营医院羡慕的。

以温州康宁医院为例,温州康宁医院现在有1400张床位,1200左右的员工,被列为三级甲等、国家临床重点专科医院、医保定点医院。

但是,与该地区同等级的公立医院——温州市第七人民医院相比,所获得的政策红利却少很多。

温州市第七人民医院不仅可以获得政府的投资来盖楼、购置设备,每年还有财政拨款的4000到5000万的运营经费补贴,这些待遇都是民营医院没有的。

此外,很多社会办医的政策,落地的效果并不好。

美中宜和医疗集团公共关系副总裁焦昕对记者表示,今年6月十部委出台的42号文中提出了扩大用地供给,点到了制约社会办医发展的瓶颈之一,但是后续文件的提法能否真正落地,需要发改、规划国土、卫生健康、建设、环保等部门出台配套政策。

“国家为什么鼓励社会力量办医?因为这个世界从来没有一个国家可以包办医疗,人有两条腿,公立医院是右腿,民营医院是左腿,这两条腿,一个非常强壮、健康,而民营医院是瘸腿。

”管伟立说,“中国医疗卫生改革的成功,一定是公立、民营两条健康的腿在跑道上奔跑,那才是健康的、真正的中国医改的成功。

”找定位、立标杆内有不足,外有压力,民营医院该如何破局?一方面,民营医院应该强化自身、提质增效,打破制约发展的品牌羸弱、人才匮乏瓶颈。

在赵淳看来,医院需要质,不需要量。

近几十年民营医院发展的目标应该是,在缺医少药的地方,它的服务量能达到40%、50%,不缺医少药的地方达到30%,能起到非常好的补充作用,有非常好的优质技术。

另一方面,民营医院需要找准定位,寻求独特的发展空间。

目前,全国医保支出增长速度惊人,部分地区入不敷出,在这种情况下,民营医院更难与公立医院竞争。

在日前召开的首届中国社会办医产业新动能沙龙上,陈一表示,医保是一个相对固定的蛋糕,民营医院不应该定位在医保市场,而是要做高端医疗,“资本型的医院要做的是特需部分,比如与商业医疗保险合作去做重疾险。

未来保险公司在这个方面的支付,会给民营的医院提供非常好的市场。

”除高端医疗外,民营医院也可以在专科诊疗方向发力。

比如爱尔眼科、美中宜和、锦欣生殖。

上市十年间,爱尔眼科的营业收入一直保持增长态势。

而根据中国产业信息网预测,眼科医疗市场整体规模到2020年有望达到2400亿元,整个民营眼科市场有巨大的发展潜能。

在民营医院摸索前行的道路上,行业协会也将起到重要作用。

中国医院协会民营医院分会秘书长张国忠告诉记者,中国医院协会民营医院分会计划联合行业领域相关专业学协会组织、研究机构和主流媒体共同发起和实施“全国社会办医院‘助力培优计划’公益活动”,力争利用三年时间,通过开展定位清晰、目标明确、措施有力、效果显著的系列定向助力公益活动,扶持和帮助一批发展基础好、培优意愿强的社会办医院快速提升综合实力和竞争优势,稳步培育社会办医行业第一服务阵营。

“这样将有利于形成长期可持续的对话机制和讨论机制,也将让一批民营企业家与投资人少走弯路。

”张国忠说。

发表评论